我国建成世界最大清洁煤电供应体系 煤电排放5年降8成

  • 分类:通知通告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 1552966424000
  • 【概要描述】煤电在我国电力供应结构中约占2/3,是保障电力供应的主力电源,也是煤炭较为清洁高效的利用方式。但是,燃煤产生的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烟尘排放曾严重影响空气质量。  近年来,我国大力推动煤电超低排放和节能改造。现在,我国已建成世界最大的清洁煤电供应体系。  近日,记者从国家能源局获悉,截至2018年三季度末,我国煤电机组累计完成超低排放改造7亿千瓦以上,提前超额完成5.8亿千瓦的总量改造目标,加上新建

    我国建成世界最大清洁煤电供应体系 煤电排放5年降8成

    【概要描述】煤电在我国电力供应结构中约占2/3,是保障电力供应的主力电源,也是煤炭较为清洁高效的利用方式。但是,燃煤产生的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烟尘排放曾严重影响空气质量。  近年来,我国大力推动煤电超低排放和节能改造。现在,我国已建成世界最大的清洁煤电供应体系。  近日,记者从国家能源局获悉,截至2018年三季度末,我国煤电机组累计完成超低排放改造7亿千瓦以上,提前超额完成5.8亿千瓦的总量改造目标,加上新建

  • 分类:通知通告
  • 作者:
  • 来源:
  • 详情

    蒲白矿山

     

      煤电在我国电力供应结构中约占2/3,是保障电力供应的主力电源,也是煤炭较为清洁高效的利用方式。但是,燃煤产生的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烟尘排放曾严重影响空气质量。
      近年来,我国大力推动煤电超低排放和节能改造。现在,我国已建成世界最大的清洁煤电供应体系。
      近日,记者从国家能源局获悉,截至2018年三季度末,我国煤电机组累计完成超低排放改造7亿千瓦以上,提前超额完成5.8亿千瓦的总量改造目标,加上新建的超低排放煤电机组,我国达到超低排放限值煤电机组已达7.5亿千瓦以上,占全部煤电机组75%以上;节能改造累计完成6.5亿千瓦,占全部煤电机组65%以上,其中“十三五”期间完成改造3.5亿千瓦,提前超额完成“十三五”3.4亿千瓦改造目标。
      “煤电超低排放和节能改造总量目标任务提前两年完成,这标志着我国已建成全球最大的清洁煤电供应体系。”国家能源局电力司有关负责人说。
      煤电污染物排放强度下降、排放总量得到强力控制
      2014年至今,我国开展大量工作推动煤电超低排放和节能改造,煤电产业迈向清洁高效“升级版”。
      ——排放少了、煤耗低了。国家能源局电力司有关负责人介绍,2012年至2017年,全国煤电装机由7.49亿千瓦增长至9.8亿千瓦,在增幅达30%的情况下,电力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烟尘排放量从859万吨、1086万吨、178万吨下降至120万吨、114万吨、26万吨,降幅分别达86%、89%、85%。火电机组供电标煤耗从325克/千瓦时下降至312克/千瓦时。据此测算,2017年节约原煤约8300万吨。
      煤电超低排放为大气环境改善作出了不小贡献。国电环境保护研究院院长朱法华举了一组数据:燃煤电厂超低排放改造对长三角、珠三角、京津冀等重点区域细颗粒物年均浓度下降的贡献分别达24%、23%和10%。“当前,煤电机组烟尘(颗粒物)、二氧化硫和氮氧化物排放分别占全国排放总量的3.3%、13.7%和9.1%。”电力规划设计总院副总工程师唐飞认为,我国煤电污染物排放强度不断下降、排放总量得到强力控制,煤电已不是造成环境污染的主要因素。
      ——标准高了、技术新了。“2011年发布《火电厂大气污染物排放标准》之前,我国的排放标准比日本、欧盟等发达国家和地区宽松不少。比如脱硫机组排放二氧化硫是400毫克/立方米的限值,美国为184毫克/立方米、日本为200毫克/立方米;如今实施超低排放后,二氧化硫的排放限值是35毫克/立方米。”在唐飞看来,目前我国火电厂大气污染物超低排放要求比世界发达国家和地区还更严格。
      目前来看,我国煤电的超低排放和节能改造技术已较为成熟。拿世界首台百万千瓦超超临界二次再热燃煤发电机组——泰州电厂二期工程3号机组来说,其发电效率已达到47.82%,成为全球煤电领域的标杆;2018年实现供电煤耗264.78克/千瓦时,这也是全国煤电机组的最好水平。
      “在引进部分先进技术进行消化、吸收的同时,针对国内机组的具体情况,我国在实践中也发展出了自主化的改造技术。例如在超低排放改造方面,我国已形成针对几乎所有机组类型的改造方案,而针对主流的常规煤粉炉发电机组,也已形成多种技术路线可供选择。”唐飞说。
      多项政策支持煤电企业实施减排改造
      煤电超低排放和节能改造为打赢蓝天保卫战提供支撑,也为其他燃煤行业今后实施相关改造探出了一条路。对于企业而言,改造成本会不会很高?
      国家能源集团有关负责人以世界首台超低排放燃煤电厂机组——舟山电厂4号机组为例,给记者算了一笔账:目前该机组的烟尘、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排放约为2.7毫克/立方米、2毫克/立方米、19毫克/立方米,优于天然气电厂5毫克/立方米、35毫克/立方米、50毫克/立方米的排放限值。但超低排放增加的成本不到0.02元/千瓦时,按照燃煤发电0.3—0.4元/千瓦时的上网电价,算上增加的成本,仍低于燃气发电0.7—0.8元/千瓦时的上网电价。
      为调动煤电企业实施改造的积极性,我国也制定了多项支持政策,比如对达到超低排放的新建机组和现役机组分别给予0.5分钱和1分钱的电价补贴;适当增加超低排放机组发电利用小时数;污染物排放浓度低于国家或地方规定的污染物排放限值50%以上的,落实减半征收排污费政策。
      未来煤炭清洁高效利用更大的挑战来自散煤
      尽管煤电超低排放和节能改造逐步向好,需要努力的地方仍不少。
      唐飞说,当前西南地区高硫无烟煤机组实现超低排放仍存在一定困难,有待继续开展技术研发;此外,由于参与电网调峰等因素,煤电机组变负荷运行频次和启停频次增加,煤电的能效水平和烟气治理系统的稳定性受到一定影响。
      根据安排,到2020年,具备改造条件的燃煤电厂全部完成超低排放改造,重点区域不具备改造条件的高污染燃煤电厂逐步关停。
      “下一步将加大推进西部煤电超低排放和节能改造工作力度,持续提高煤电先进超低排放、节能技术和装备的研发应用力度,提升设备的稳定性、可靠性和经济性,进一步减少电厂对生态环境的影响。”国家能源局电力司有关负责人表示。
      从长远来看,未来煤炭清洁高效利用更大的挑战来自于大量散煤,包括工业领域中的小锅炉和小窑炉散烧煤、民用生活散煤等。
      目前,一吨散煤大气污染物排放量相当于一吨电煤的数倍甚至数十倍。
      电力行业的机组污染物排放集中、易于管理,治理成本便于通过电价等支持政策疏导,相比之下,散煤消费的问题在于数量多、分布广、规模小、监管难度大。
      唐飞认为,我国的电煤比重仍有较大的提升空间,“全球电煤占煤炭消费的平均水平为62.7%左右,美国为91%、欧盟为76.2%,我国目前为53.9%左右。当然,还要注意的是,提高电煤比重并不等于提高煤炭在能源中的比重”。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